耐心多一些 痛苦就少一些
斜弱视专业眼科医生卢秀珍:每一天都是全新的开始
2019年10月10日 来源:生活日报
【PDF版】
  □文\片 生活日报记者
 董昊骞

  小鸭子、小兔子、小棕熊,硬块糖、彩虹堂、巧克力……来到山东中医药大学附属眼科医院(施尔明眼科医院)斜弱视专业主任卢秀珍的诊室,仿佛进了儿童乐园。自2002年参加工作被称为“卢妈妈”,到如今小患者口中的“卢奶奶”,从医20余年来,卢秀珍的“战场”一直在直径只有二十几毫米眼球上。
  她的心中无所谓成功,也并不认可一蹴而就的成绩,因为每天面对不同患儿的就诊,都是一次全新的开始。在她的心中,更加认可多年临床经验的积累和无数个不眠夜对理论知识的钻研过后带给患儿的光明。
  奇怪的0.1
  “宝贝,我们来看电视。电视上的球是什么颜色呀?”
  “黄色。”
  “再来看这个小鸭子。”
  “我上次看到就是这样,怎么还没换啊。”听到4岁小患者的话,卢秀珍立马从笔筒里拿出了笔帽上有小熊猫的笔。
  儿童不同于成人,他们局限于不完善的表达能力、不可控的情绪管理、不健全的认知体系和感知能力,所以每位为儿童服务的医生不仅需要过硬的专业技术,还需具备一颗“童心”,去融入孩子的世界。卢秀珍诊室的笔筒里有各式各样的卡通笔、卡通玩具,桌旁的袋子里常年放有各种糖果,奖励给看诊听话的小宝贝。当然,更多的小朋友需要卢秀珍和他们“斗智斗勇”。
  就在不久前,只有5岁的果果因为弱视被妈妈带到卢秀珍的门诊。像他这种情况的小朋友,卢秀珍已经看过无数例。按照治疗经验,日常需要把视力正常一侧的眼睛用眼贴遮盖,使用弱视的眼睛视物,大约3个月后复诊时,弱视的眼睛视力应该就会有所提高。
  然而,果果3个月后前来复查时,弱视的眼睛仍然是0.1。卢医生为他进行了各种检查,就怕万一出现漏诊。后来,卢医生提醒家长关注果果在幼儿园是否将遮盖眼睛的眼贴偷偷拿下了。家长经过观察才知道,果果每次和家长分别后都会偷偷拿下遮盖的眼贴,幼儿园老师并不知道他在治疗眼睛的事情。而当家长接他前,他又会偷偷戴上。每天如此反复,家长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再次复查时,卢秀珍得知真相后对果果说,“宝贝,要么你自己每天乖乖戴上眼贴,不用时间很长,你的眼睛视力就能提高,要么奶奶给你把眼睛用针‘缝’上。”听到卢奶奶的话,果果吓哭了。果果妈妈也说,“还要给孩子缝住眼睛?还是别缝了。”卢秀珍偷偷对果果妈使眼色,果果妈妈这才反应过来。
  卢秀珍又从自己桌旁的袋子里拿出一把糖果让孩子自己挑,并表示如果听话乖乖戴好眼贴,就不会给他缝针了。
  从那之后,果果再也没有偷偷摘下过眼贴,3个月后的复诊,他的视力也从0.1上升到了0.5。
如何找出最好用的眼药水?
  自专门从事眼科工作,转眼已是二十余载。2018年,卢秀珍收治了一名6岁的女孩琳琳。她患有斜视需要手术,同时又有I型糖尿病。
  斜视手术前,要保持五六个小时不吃不喝,对于普通孩子来说,只要家长严加看管即可,但是琳琳自身不产生胰岛素,这就导致长时间空腹会有问题:如果血糖低了,会出现低血糖昏迷,而如果血糖高了,则会出现高血糖昏迷。
  为保险起见,卢秀珍为琳琳请内分泌医生会诊,为其调整用药,并且在术中每隔5至10分钟就测一次血糖。原本不到1个小时的手术花了近2个小时,手术非常成功。“这也提醒了我,术业有专攻的同时,也应该继续学习,广泛学习。”
  上一次受到这样的触动,还是在卢秀珍读博士的时候。“我的博士生导师毕宏生院长有时候见到我问‘昨天几点休息的?’我回答说10点多,毕院长会笑着说,‘怪不得你的课题没做完,我都是12点以后才休息。’”毕院长作为大专家仍然一天一个脚印的做好医教研工作,这让当时的卢秀珍很汗颜,从此更加扎实自己的基础,也更加勤奋进取。
  一路走来,卢秀珍每每遇到良师。
  “走上眼科专业,是因为我在见习时遇到了一名眼科的老师,她非常知性优雅。”后来,卢秀珍本科实习时遇到了当时的急诊科主任李老师。李老师和其他急诊科大夫一样,常常半夜到医院抢救。但他又和其他医生不同,为了了解患者的痛苦,李老师在自己全身只要能插管的地方都曾经尝试过插上管子。
  研究生阶段,她的一位研究寄生虫的老师在非洲遇到了一种寄生虫,很想带回来研究,却被海关阻止。于是,这位老师将虫卵吞下,通过身体带回了这种寄生虫。寄生虫在体内生长、繁殖、变型,后来将它取出着实费了一番功夫。身体状况大受影响,但这位老师从未后悔。
  所以,在成为一名眼科医生后,卢秀珍将所有眼药水都试用了一遍,就为了试验出哪种眼药水的效果更好又没那么刺激。
举着手机的爱人
  当然,卢秀珍的患者中,并非都能被治愈。有些患者的病情是当今医学水平无法解决的。“‘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道出了医学的本质,医学不是简单的科学,医学是人学。”
  就在接受生活日报记者专访的当天上午,卢秀珍接诊了一名视神经发育不完全的孩子。只有3岁的他左眼视力连0.1都达不到,家长万分焦急。在为其进行检查后,卢秀珍不得不遗憾地告诉家长,孩子的情况是先天的,如今的医学发展水平还无法治疗他的疾病。接着,卢秀珍又补充了一句,“好在他的另外一只眼睛视力还是正常的,今后也不会因为这只眼睛而被影响。”
  从医时间越长,卢秀珍越重视人文关怀。她的手机号会告知每位患者,患者想加她微信,她也都欣然同意。2018年的一天晚上,她收到一条微信:“卢医生,我曾经带孩子找您看过病。孩子爸爸今天晚上打篮球的时候眼睛被碰了一下,您能帮忙看看吗?”通过这位曾经的患者家属发来的照片,卢秀珍判定是球结膜裂伤,建议伤者到医院把裂伤缝合。对方又回复说,镇上的急诊值班医生说没事,不用管。
  在卢秀珍的建议下,这家人又到了县城的医院,最终将破裂伤缝合,避免了更严重的问题。“有时候觉得自己举手之劳就能帮到别人,特别快乐。”
  的确,卢秀珍就是一位特别乐于助人的人。“这也多亏了我爱人的理解和支持。”有时候在家做饭,接到陌生电话,她就猜是患者家属打来的。她本想等做完饭再给患者回过去,而她的爱人却总会帮她接通,一直给她举着手机,听她在电话里给患者答疑解惑。
  “因为主要是给孩子们看病,所以寒暑假会非常忙,有时候累一天回到家楼下,我都在想,能不能飞上楼去,累到根本不想走上去。”卢秀珍说,医生这个职业确实挺累的,但是职业荣誉感也特别强。
  她曾经为一名先天近视500多度的女孩进行治疗,孩子的家人坐在诊室门口一直哭。卢秀珍每天给女孩家长发很长的短信,常常一通电话打半个多小时。很快,卢秀珍和女孩的爸爸妈妈成了朋友。如今孩子上初三了,视力控制在700度以下,等高中毕业后就可以通过激光手术对视力进行矫正了。
  “这样的患者家属并不少见。”卢秀珍说,自己的耐心再多一些,家长就能少痛苦一些,孩子的问题最是牵动家长的心,一定要将心比心。
  (为保护隐私,文中患者均为化名)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生活日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生活日报 多媒体数字版
按日期查阅
© 版权所有 生活日报
华光照排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